2020年国州选举年

40多年来,砂拉越州选没有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。今年,会不会迎来这个世纪第一场国州同选呢?

近日来,闪电大选的传闻不间断,即使安华和老马已经为了首相的位置而再度翻脸,首相慕尤丁或许不需要立即举行国选;坊间仍有闪电大选的传闻,老慕或许可以乘敌人内乱的时刻,让自己名正言顺坐正,给自己5年的时间稳坐首相位。

比连续剧精彩,只是主角都太老

至于巫统会不会过河拆桥把老慕踢出局,还言之过早。而老慕又会否再度支持老马?行动党会否继续紧抱老马大腿?在大马,政局变幻比连续剧更难料,人民恐怕已经司空见惯!

如今严重疫情已过,全国闪电大选会不会举行还要看老慕有没有这个信心。至于砂拉越州选,在明年9月之前势必举行。 如果进行闪电全国大选,砂拉越GPS政府预料也会同期举行州选。因为届时,西马反对党领袖忙于西马战情,而无暇兼顾砂拉越的情况,对GPS而言比较有利。

砂拉越是全国唯一没有和全国大选同期举行选举的州。这其实和砂自主权没有关系,也和砂拉越地理环境位置也没有关联。其实,这牵涉砂行动党张氏家族的”小气“和恩怨情仇。

最小气家族,见:背叛和绊脚石,黄锦河到底被谁害?

私人恩怨,成立砂行动党

马来西亚于1969年成立后的首两次大选,砂拉越州选和全国大选都是同期举行的。

所以关键是1978年的时候,砂拉越政府没有同步举行选举,而只是进行国选。州选是延后一年才举行。

1978年发生什么事情?让我们回顾一下。当年的砂首席部长是拉曼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.

当年,人联党芦勃区立法议员张守江退党,引渡西马的行动党,在砂拉越成立第一个外来政党,也就是如今的火箭。因为担心砂拉越执政党的内乱影响战绩,耶谷将州选延迟一年。

君子报仇,30年未晚

据说,张守江是因为个人恩怨,所以一气之下引渡行动党。根据这篇报导,张守江觉得他被砂人联党领袖“出卖”,因为当时的党领袖致函给当时的州首长说他坏话,他怀恨在心而退出人联党。

据说,当时张守江在成立砂行动党的时候,是有咨询耶谷的。此前耶谷使用砂移民自主权,拒绝行动党强人林吉祥进入砂拉越。

据这个报导,耶谷告诉张守江,如砂拉越有行动党支部的话,他将允许林吉祥进入砂拉越。而最终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分化砂人联党在华人区的影响力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如今也只有华人区严重被分化。当年华人议席占了砂拉越全部议席差不多一半,如今只有不到20%!而砂人联党和行动党却只拼命在这少数城市议席拼个你死我活。

至于张守江是怎样被人联党“背叛”,据说是因为官位。他后来屡次三番在(泗里街)芦勃国州议席再战人联党,均失败收场。直到2011年行动党的另一名战将方成功拿下芦勃州议席。用了30多年的时间,方成功“报仇雪恨”!所以坊间流传,宁可得罪小人,千万不可得罪张氏家族!看那些“不听话”的前行动党领袖,如温利山、房保德、黄锦河,就知道了!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