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油的钱,就是来自砂拉越

国油公司(Petronas)总裁致辞,原来是因为他不同意联邦政府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。

此前,国家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突然致辞的消息震撼全城。 坊间流传他辞职的理由,与政府计划修正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》有关。

他将在下月调任为马航主席,而东姑莫哈末道菲将成为国油新主席。

拒绝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

如今路透社引述5名内幕消息来源,独家报导他辞职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不同意支付砂拉越的石油销售税。

知情人士指出,Wan Zulkiflee 不同意首相慕尤丁缴付砂拉越4.7亿美元销售税。

在新型冠状病毒抑制油价的同时,额外的付款将冲击国油和国家的预算。

国油是大马唯一一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公司,而Wan Zulkiflee已掌舵国油5年,并由2018年4月1日起续约3年。Wan Zulkiflee在1983年加入国油后,就以此为其毕生事业。

砂拉越开始征收石油销售税之后,石油一直拒绝缴付。希盟政府上台之后,双方控上法庭。国盟政府近日方和砂拉越达致协议,同意缴付石油销售税。

希盟的空头支票:20%石油税

砂拉越的自主权和石油税,是长期以来的课题。砂拉越和沙巴在南中国海水域拥有我国最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。砂沙长期为大马贡献60%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,但仅获得5%的石油税。

希盟在上届国选以归还20%石油税作为竞选宣言, 捞取不少选票,岂知大选过后完全跳票,国油还入禀法庭拒绝缴付砂拉越一分一毫。

Wan Zulkiflee曾公开表示,砂拉越“没有法律权限”要求增加石油税,强力反对砂拉越要求增加石油税的要求。

马哈迪此前还是首相的时候表示,政府无法满足各州提出将开采税提高至20%的要求,并考虑出售能源巨头国家石油(Petronas)的股份,以便为负债累累的政府筹集资金。此举还可能让砂拉越和沙巴等州在国油的经营中拥有发言权。

由于油价暴跌,国油公司(PETRONAS)2020财政年首季(截至3月31日止)净利按年猛挫68%,至45亿令吉,去年同期为142亿令吉;营收从620亿令吉,按年倒退4%,至596亿令吉。

国油指出,虽然石油产量增加和美元走强,但首季业绩依然令人失望,归因于原油、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(LNG)平均售价暴跌,再加上资产减值大增,导致净利大幅萎缩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