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义不再:从烈火莫熄到奄奄一息

自从砂3名公正党出卖人民“跳槽”之后,砂拉越公正党的国州代表只剩下2人:即Julau 国会议员孙伟瑄以及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。 

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最后选择自立,成为独立国会议员。而另外2名国会议员Ali Biju 和 Willie Mongin, 则选择支持慕尤丁,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,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。见:病毒‘毒不死’政客

上届国选后方加入公正党的孙伟瑄,被委任为砂公正党主席。之后便开始清理门户,将Baru Bian的党羽开除,如今全砂各个支部的要员陆续退党,开始了砂公正党成立至今最大的退党潮。

如今已经有超过百人退党,预料还有很多人会继续退党。这样下去,这个曾经自称多元化以公正为号召的最大反对党,到底还会剩下什么人?

安华坐牢时,公正党最团结

20年前,当时是首相的马哈迪革除安华副揆及财长职,后来也将安华逐出巫统。安华掀起“烈火莫熄”(Reformasi)运动,一时声势浩大。

后来安华被扣捕,被控滥权和渎职罪名,还有轰动全球的”肛交”案。

安华坐牢的时候,“烈火莫熄“ 在其夫人旺阿兹莎领导下,日益壮大,也成功地拉拢回教党和行动党共组“替代阵线”。

烈火莫熄将马来西亚学生运动推向高潮。如今许多年轻的公正党领袖,都是昔日烈火莫熄时期,学运出生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。

反对党在接下来的大选成绩也并不大理想,直到2008年才见曙光。 安华于2004年被释放出狱,他成为在野党的领导人,并率领在野党组成人民联盟,参加了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。

后来安华再度惹上官司,也是控以鸡奸罪,于2015年最终被判刑5年,直到希盟上台获特赦。

在安华第二次坐牢的时候,希盟成立并成功夺下联邦政权。 这些年来,安华坐牢的日子多,是牢狱之灾改变了他的心,还是奠定了他要做首相目标,我们不得而知。不过,在他坐牢的日子,公正党还真的算是一个团结的政党。 

引狼入室,排除异己 

安华再度出狱后,努力巩固自己的势力,从党内斗到党外。砂拉越的导火线,因为就是开始接纳孙伟瑄为党员开始。

孙伟瑄来自政治世家,曾经一度是砂拉越最年轻的助理部长。他曾经是砂达雅党最高理事 (PBDS) 后来是PBDS分裂出来的砂人民党的主席,后来成立砂工人党。 在砂拉越的政治卷内,其家族的名声并不太好,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,也是分裂者,不断地分裂土著党,先是达雅党,后来是人民党。

两年前的509后,他在Julau胜出,他说,(并不是公正党的)马哈迪亲自打电话给他邀请他加入公正党。

最具争议的是,公正党党选前夕,他招纳逾万名支持者入党。他获委最高理事上台领取文件时,遭到台下代表狂嘘

见:南敏北华~砂公正党内部狂斗

如今砂拉越公正党的分裂,导火线就是接纳孙伟瑄Julau区部党员突增开始

如今,砂公正党大部分党员出走,奄奄一息的公正党,唯有找昔日的党员回来助阵,也可以吸纳砂劳工党、前人民党等昔日战友。在接下来的州选,应该很难重整旗鼓。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