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客万岁,人民难睡

在举国抵抗疫情的同时,所有PN国盟国会议员或将掌握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一事,引起热议。虽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,但是却足以让MCO期间的少数民众,包括笔者,难以安眠。

看到很多口是心非,以及虚伪政客的真面目,更加想吐。  

政治酬庸在马来西亚政坛一直是一项很严重的陋习,也就是把自己人安排到政府相关公司内担任高职,管你会不会做工有什么能力,薪水照拿!这样,就可以名正言顺用阿公的钱,养一批“忠心的狗”,共享“肥水”!

从以前到现在,从国阵到希盟,从希盟到国盟,这种陋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。这些年来,GLC公司越来越多,除了一些非常关键的公司,也有许多不知实际功能是什么的公司。这些公司的要职,从巫统的手,转到土团的手,现在又转到土团另一批人的手。

早在国阵时代,人民已经非常厌恶这种陋习。希盟当时也意识到人民求变为求清廉政府的心态,将这列入竞选宣言内:

希盟竞选宣言承诺(22):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

岂知,希盟执政之后就立刻反口了,继续政治委任,包括在选举中败将,也被委任为政府机构董事。砂拉越内也有许多大家熟悉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被委任GLC的要职。希盟食言,不守承诺,还用诸多借口合理化这种政治委任。

很多希盟领袖在GLC的要职如今也随着换政府而没有续任。

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,很多希盟部长也强词夺理。Redzuan说纯属巧合,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%而已,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: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

见:换联邦政府前文章,重启马哈迪主义: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见:希盟升官发财?

大部分政治委任也随着希盟的倒台后,陆续被踢走

希盟下台,有人说是报应或是因果循环,或是因为内斗等,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政客,无论是来自什么政党或是什么阵营,基本上本质不变,只为自身利益,所以根本没有求变的决心,也根本无法割舍政治委任这块肥猪肉。

身为一名国会议员,就应该做一名国会议员应该的事,而不是去做什么政府投资公司的顾问或是油棕局的董事什么的。一,他有何能干可以管理公司吗?二,他有多余的时间吗? 三,真正有能干的专才还有机会吗? 这根本不就是利益冲突吗?

如今,PN还要将政治委任“发扬光大”到每名PN的国会议员,只要没有担任部长或副部长的,都将出任 GLC高职,令人难以置信。

这时,看到一些希盟领袖对这项GLC委任的评论,以五十步笑百步,简直是火上加油。Rafidah痛诉,议员们参选难到是为了官职?安华批评这是朋党的行为,是犯罪行为。

是,你们说的都对。为何希盟执政的时候不杜绝这陋习,为什么希盟就可以,其他人都不可以? 在大马,政客什么时候时候方可让能者居之。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