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VID-19第一宗死亡案件– 能够骂就骂的火箭可以闭嘴了!

没有人会责怪患上COVID-19的行动党议员散播新冠肺炎,因为他们也实在不是有意的。有关人等也在第一时间履行责任,前往医院检查,自我隔离。

但是,很多行动党议员在这个关头却不忘发表一些很不负责的话,令人真的很心痛。都什么时候了,人人都在努力抗疫,又做回反对党的火箭却不忘捞取政治资本!

第一位确诊的火箭议员是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。据报导,他是从2月29日起﹐在吉隆坡出席系列会议回砂后感到不适而入院治疗。目前还在接受治疗。

与黄灵彪有接触的其他希盟领袖们也都纷纷自我隔离,及前往医院接受检查。

今日,身为医生的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岂知也中招。砂州卫生局的检验结果显示,利文的检测却呈阳性反应,而和他一同接触黄灵彪的行动党砂主席张健仁的却呈阴性反应。

所以,还真的是因人而异。最令人惊讶的是,俞利文完全没有任何症状,好在他小心前往检查。但是,在他前往检查和自我隔离前,他曾经参加许多公开活动,包括学校内的活动等。  

俞利文曾在3月2日与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接触。不过在过去14天里,俞利文并没有出现任何冠状病毒的症状。因此,砂卫生局正追踪其他可能的接触和感染来源。

如今古晋砂拉越甚至是整个马来西亚全部人都人心惶惶,都减少任何活动,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。大家也保佑确诊的火箭议员们早日康复。

令人遗憾的是,病毒今日夺走了砂拉越第一条生命。据悉是来自古晋的一名牧师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习惯什么事都怪他人的火箭议员,不要再捞取政治资本了,好吗?

 

希盟还没有上台的时候,火箭什么都怪政府。上台后,什么都怪前朝。如今下台了,又倒回来怪如今的政府。

病毒刚开始大家在抢口罩,口罩严重缺货的时候,希盟政府还在位。也不见GPS的 部长责怪希盟, Dr Sim从之前到现在每天都马不停蹄在工作,也不见他责怪任何人。

如今联邦政府换人了,已经不是贸消部副部长的张健仁就开始怪新上任的贸消部长,其他火箭议员也跟风,能够怪的就怪,能够骂就骂。

现在已经死人了,不要再怪来怪去了好吗?是时候做一名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民代议士了!  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