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是谁要害安华?

安华的政治生涯看起来已经没有办法摆脱断袖之癖的印象了。纵然他有个爱他、敬他,为他走入群众、助他延续政治生命的妻子,但是他的每一个重新奋起的起点,都蒙上了不伦关系的污点。

从20年前,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把安华的床褥搬进法庭开始,安华似乎逃不出这个墨菲定律。

见:人生有多少个20年: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?

安华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中,选择与亲手毁了他政治前途的马哈迪合作,形同将自己的灵魂交给恶魔以便得到自由。希盟成功改朝换代,安华也如愿出狱,制造补选当上国会议员。

和魔鬼合作的代价

但是,世事如棋局局新,他是否料到一切的发展并不是他所想象那样?马哈迪迟迟不肯把首相的棒子交给他,而他的得力副将阿兹敏也成了他的竞争对手。

安华走遍了马来西亚出席公正党大会,到最后阿兹敏都不给出席,安华到处去安抚党员,强调要党内团结,但当首相的心仍然不死。这个公正党代表大会的前奏,不仅没有得到大部分中坚领袖的支持,还传出了出席者每人可以得到200令吉的津贴。

于是,在公正党大会前夕,安华与阿兹敏演出了一场谅解会议,会议内容不得而知。岂料,随后就再次发生了揭发安华企图性侵他的男性助理研究员Yusoff事件。

一个不想退位的首相

在公正党即将举行党大会之际,前助理研究员Yusoff的法定声明书意图非常明显。安华作为“第一顺位”首相人选,聚光灯就在他的身上,他的前科更是触碰不得的禁区。

见: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

安华在走向政治生涯巅峰的路上可说是背腹受敌,在外有一个不想退位交棒的首相,在内则有一个想要将他取而代之,并得到很大部分支持的副手。

Yusoff究竟是在谁的指使下发出这项法定声明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会对安华的党内竞选和支持度造成什么样的影响,这对于他将后的拜相之路有着息息相关的结果。

安华是希盟政府力捧的首相人选,这亦是他浴火重生的机会,然而如阴影般随行的不伦关系丑闻,是否会导致安华从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被淘汰?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