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Love Sarawak

最近,常常看见西马新闻媒体报导关于砂拉越独特的社会现象。砂拉越拥有多元民族与文化,却能形成一个种族和谐的社会氛围,也听见西马民众对于砂拉越民族不分种族差异和谐共处的赞叹。

这样的情况对于砂拉越人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件,因为我们自幼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。

我们都是砂拉越人

即使住在华人新村里,周围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比达友甘榜,再远一点还有马来人甘榜;即使在华小上学,同班的还有很多土著同学,我们教他们说华语,还能成为好朋友。

在一些华人开的商店里,顾客大部分都是土著,他们不会因为是华人开的店就不光顾,让顾客止步的只有价钱和服务态度。在工作中,各个民族的同事都能一起共事,成为合作伙伴。

在Kopitiam一起吃饭,so what?

最让西马人羡慕的是,砂拉越不同种族的人们可以一起在餐厅里吃饭,马来人不介意你点的餐里有猪肉,而华人或达雅人却能尊重对方而选择不吃猪肉。华人的婚宴邀请马来人当嘉宾,而马来人的婚礼还能放鞭炮。

市井小民对多元民族习俗与文化的包容都显现在日常的生活里,毫不做作,也无需可以张扬。

种族主义的西马政客!

是谁打破了这样的一个美好局面,让民族之间的相处出现尴尬,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,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冒犯了对方?

种族的课题永远是一个最有利的政治课题。为了争取不同族群的支持,以种族为根基的政党都会蓄意拟定种族政策,制造种族议题和舆论。

种族成为政治课题

例如,现任首相一上台就说华人很有钱,所以政府要继续扶持马来人。爪夷文书法课题的延伸导致警方对董教总展开调查。

希盟政府维护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印度籍伊斯兰教传教士Zakir。(见:先对付‘种族主义’董总,或“恐怖分子”Zakir?)

希盟政府举办土著经济探讨马来人的经济地位,雪兰莪州的华文路牌被勒令拆除等等,这些都在挑动了华裔社群的神经线。(见:砂拉越中文路牌不可拆

狠狠对付华社

前朝政府在第四任首相(也是现任首相老马)掌政期间,发生了茅草行动事件、关闭华文报章、落实了土著新经济政策、管制媒体舆论、让马来西亚华人社团的诉求变成一种贪婪过分的种族课题。

这些种种,年轻一代的华人或许没有经历过甚至不曾耳闻,但是却让当时的华社心有余悸。

如今希盟所谓的前朝政府,即纳吉所领导的国阵政府,即便发生了重大1MDB事件,但是在言论上和政策上对华人社会却从未有偏差。

爱国情操,你爱国吗?

自从希盟政府上台后,在电台上常常听见很久很久以前的爱国歌曲,重复的对马来西亚群众洗脑,成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认知。

对于马来西亚人的身份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希盟政府与其在电台重复的播放爱国歌曲,不如身体力行,在言行与政策上尊重多元民族的社会,避免搞小动作指使手脚去挑起种族课题,真正体现马来西亚人大同的精神。

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只要领袖能以身作则,就如砂拉越执政党砂盟政府不以种族为政治课题,西马要实现多元民族同桌用餐的景象并不会太难。

我爱马来西亚,更爱各族和谐共处的砂拉越!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