冒着生命危险去学校吃营养早餐

儿童时期的营养尤为重要,这对孩童的身体成长和学习有非常大大影响。但是,教育部是否有需要为全国270万名小学生提供营养餐?

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这是每个年代、每个国家、每个地区、每个社会都有的贫富现象。

是否,每一位学生都需要教育部提供免费营养餐?

饿着上课穷学生

确实,不管在城市或乡村都有许多学生每天都得饿着肚子上课,更有许多学生忍着饥饿直到放学回家。

教育部与其为全部学生准备早餐,不如让家境有需要的学生得到这个福利,能针对性的帮助缺乏营养饮食的学生。

事实上,前朝国阵政府十多年前已经实行额外食物计划,提供早餐给低收入家庭的子女:而单单去年就有48万9千117名小学生受惠,耗资2亿8千9百万令吉。

没有食堂,在哪里吃早餐?

此外,270万名学生的营养早餐计划是否实际可行?学校的食堂有能力在三五个小时里准备数百上千份食材新鲜的早餐?

砂拉越一些乡下地方的学校,连食堂都没有。很多学校的食堂也不足以容纳所有师生。

砂拉越残校多,设施不足。一些规模小的学校连食堂都没有。

过去,政府曾推行分配牛奶给学生的营养计划,也出现了不新鲜的牛奶参杂其中。

一所大型的学校,学生人数多达数千人,食堂要准备的营养餐堪称准备一场千人宴,当局是否能有效管控品质,让所以学生享用新鲜而且富有营养的早餐?

让有需要的孩子吃得好一点!

如果,针对性的帮助有需要的学生,每天准备所需份量的早餐,将能有效控制营养早餐的品质,也能帮助正确的对象。

再说,每天有多少的学生缺席,还有个人饮食习惯的不同,如食物过敏、荤素食物的要求、学生对食物的选择等等,如果每天准备270万分早餐,有多少食物将会被浪费了?

学生额外食物计划既然在进行中,教育部长马智礼此举显得画蛇添足,一如他过去作出的种种政策,哗众取宠,缺乏可行性。

不是说没有钱吗?

诚如马华会长拿督魏家祥指出,我国有270万小学生。以每份营养餐3令吉来计算,一年200天上课日,营养餐需耗费约16亿令吉。

而希盟政府一直说没有钱来修理砂残校,一直“威迫”高调催砂政府提早还贷款,才同意修理残校。还三番四次强调,砂还的钱其实是联邦的钱,在此课题上一波三折一拖再拖不断出现不同语调,好像忘了这些都是人民的钱!

(见:以学生性命威胁砂拉越很惨! 砂拉越郊区学校真的惨惨惨

冒着生命危险吃营养早餐

在确保营养均衡有饭桌礼仪的同时,教育部更应该确保学生们有一个健康安全的就读环境。特别是砂拉越的学校,残缺设施不足还有很多属于危楼。在如此危机四伏的环境上学,还要在没有食堂的学校内一同共吃营养早餐,实在说不过去。

此外,教育部若能将多出的开销用以落实更实际的教育政策,例如在校内开办电脑班,这对于学生随着时代发展,学习与时并进的知识来的有作用。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