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学生性命威胁砂拉越

砂拉越的学生安全和教育只能排在金钱之后,这是希盟政府对砂拉越的态度,也是反对党州属—砂拉越必须忍辱负重的现实。


财政部长林冠英公开向砂拉越州政府追讨23亿5000万的贷款,映射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状况和缴付贷款的纪录不好。但砂拉越首长首席政治秘书阿都拉赛多强调,砂拉越政府并没有拖欠贷款,在过去的财政中都有良好的财务表现。


不‘提早’还钱,不拨款

林冠英日前在文告中表明,只要砂拉越政府偿还第一期联邦政府贷款10亿令吉,财政部就会马上拨款3亿5000万修葺砂拉越1000间残旧的学校。

在砂拉越政府正在进行行政手续准备付款的当儿,林冠英此番言论彷如以砂拉越学生的性命安全作为威胁,催促砂拉越政府付款,令人感到匪夷所思。

说好的教育自主权呢?

砂拉越的土地相当于一个西马半岛,为了确保郊区内陆的孩子都有机会上学,政府不得不在全砂各地建立学校。根据教育部的资料显示,截至2017年砂拉越各源流小学一共有1264间,政府中学则有190间,学校总数为1454间。

数十年来,教育是巨大的治国成本,从建立学校、维修到重建,联邦乃至州政府付出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砂拉越政府一直在争取的教育自主权,就是为了要进一步提高砂拉越的教育水平和教育建设。然而,在宪法中,教育仍隶属于联邦政府。

砂拉越政府从未欠债不还

砂拉越政府的联邦贷款和教育部拨款,是两码子的事,承担着国民教育责任的联邦政府即便没有收到砂拉越政府的贷款,也得负起修葺砂州内陆残旧学校的责任。更何况,砂拉越州政府并未欠债不还。

还记得希盟的竞选宣言,对砂拉越选民言之灼灼的甜言蜜语,如今却将金钱摆在学生的利益前面,践踏砂拉越政府的尊严,令人感到非常讽刺。

火箭政治报复

反观希盟执政的吉打州政府欠下联邦政府25亿4128万令吉,以及州务大臣慕克里在2019年3月也宣布该州属欠下17亿令吉的水供设施款向,已获得联邦政府一笔勾销。

如此的差别待遇,是希盟政府的政治报复,把政治凌驾在教育之上,这不该是一位胜利者应有的气度和肚量。

Author: 林伯

来自砂拉越,30年前来到新加坡打拼。希望存够钱回家乡做点小生意。日子一天一天过,年复一年,目前还在努力当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